我们在欧洲各个行业仍未看到任何起色

2021-05-29 07:26

过去几周,由于 opec

的投资策略绝不是投机,而是应对市场波动的最佳机制。他的核心理念是,内在价值是驱动业绩和持续表现的唯一标准;尽管正确的投资组合构建常常易被忽略,它仍然是唯一有效的、具有前瞻性的风险管理工具。从更深层次上来看,jones

的新减产措施以及美国对委内瑞拉石油的制裁给市场带来的利好消息,我们在石油上回补空头头寸。此外,我们认为新兴市场、发达市场的货币以及大宗商品市场都失去了大幅上涨的空间。

就内在价值而言,我们在欧洲各个行业仍未看到任何起色。作为欧元区最大经济体的德国,面临着技术性衰退风险,作为关键增长引擎的出口指标大幅下挫。部分投资者实在是令人担忧,他们只看到欧洲创造了经济增长神话,却对中国市场和贸易战忧心冲冲。而我们仍然把大中华区视为最好的投资价值所在地。考虑到日本旨在提升利润进行的企业改革,这个市场也在持续创造可观的价值。

在构建投资组合时,我们同样遵循价值驱动的原则。也就是说,管理风险的主要方法是先评估价值,其次配对交易,因此,在投资组合中总是做多波动性。过去两个月的情形完美诠释了这一策略的优势:尽管市场出现逆转,我们两个月的成交量仅为15%。

1949年,《财富》杂志的记者 alfred winslow jones

在投资组合上,一月份仍选择保持较低的 beta 系数,约为0.55,进而保护基金,以减少市场狂热后下跌引致的风险。

可以说,jones

认为风险是内在价值的对立面,如同一枚硬币的两面。他设计了一种超保守的工具,旨在减少或抵消市场的波动风险。

撰写了一篇有关华尔街交易员的文章。在观察了一段时间他们的交易模式和市场走势后,他大胆的提出了一个持续至今的新型投资架构:买入低价股票的同时沽空高价股票,从而进行对冲。jones

-- 例如,偏爱亚洲市场,而不是拉美。我们仍将配置小部分资金于固定收益,以产生现金流,购买衍生品;将 us high yield

视为唯一值得关注的债券市场。

对于美国市场,除了结构性增长(如科技领域)和结构性破坏(如实体零售、公用事业等)外,我们依然保持中立。继续看好新兴市场的价值,但是细分不同国家和地区的立场不变

的推论是,无论市场走势涨或跌,低价股最终都会上涨,而高价股要么下跌,要么涨幅较小。如果他的选股策略是正确的,这种架构的表现将不会受市场行情影响。第一支“对冲”基金由此诞生,且很快因其辉煌的业绩被竞相效仿。然而,这些投资者中许多人将它变成了投机工具,将超额回报的关键因素归结为杠杆的利用。